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大旺娱乐

2019年经济增长目标将减少贸易顺差或进一步减少新浪财经

2019-04-23来源:dawang777

    董欣[预计明年的增长目标范围将设定在6%-6.5%:6.5%以反映“稳定增长”的需要,6%以预留“结构调整”的空间。在即将于2018年完成中国主要经济指标的背景下,并展望2019年,《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国际地缘政治风险、美国加息导致的资本外流等主要问题,国内货币政策被迫收紧,经济自身下行压力加大,依然存在,经济形势更加严峻。必须降低经济增长目标。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Morgan Stanley.xinSecurities)首席经济学家、研究主管张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GDP增长将从今年的6.6%放缓到2019年的6.3%。预计明年的增长目标范围将设定在6%-6.5%:6.5%是反映“稳定增长”的需要,而6%是预留“结构调整”的空间。中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杨昌对第一财经社说,13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保持经济合理运行”的提法,与以往的提法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合理安排经济增长周期,有利于相关改革措施的实质性推进,防止短期经济波动干扰改革。从外部环境来看,今年的重点是中国和美国,明年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将是一个热点问题。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变化的需要,预计国内改革将加快。北京大学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健预测,2019年自然经济增长率将在5.5%左右,宏观调控后为6.2%。从供给方面看,2018年制造业PMI值和工业企业利润将继续下降,从需求方面看,中美贸易摩擦对出口的负面影响将集中在2019年。虽然消费受到减税政策的支持,但较高的长期住房贷款仍将限制消费规模的扩大。就投资而言,预计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将反弹,制造业投资将保持较高的增长率,房地产投资将略有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预计与2018年基本相同。在消费方面,张军告诉第一财经,从长远来看,中国消费升级的总体趋势没有改变。目前,在物质消费基本得到满足后,居民开始转向服务消费。明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率可能会略微下降到8.9%左右。毫无疑问,消费升级是一个长期趋势。为了保持消费作为经济增长稳定器的重要支柱,政府需要出台更多的政策在政策层面上放松消费。张军说。他说,最近为缩小贫富差距和增加人均收入而进行的税收改革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在税制改革前,超过六千万的新纳税人不再对工资和薪金缴纳个人所得税,而这些居民是消费倾向最高的群体。从长远来看,我认为政府需要增加对社会公共产品(教育、医疗、养老金等)的投资,以减少中国居民的防御性储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解决居民消费问题。苏建泽预计,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消费品零售总额将增长约7.8%。首先,消费的边际效用正在逐渐降低。近两年来,虽然食品、服装、日用品等小商品的消费增长率没有明显下降,但随着网络的日消费,其对消费的刺激作用将逐渐减弱,消费的边际效用将越来越明显地降低。其次,虽然社会保障和个人税制改革的影响尚未显现,但如果相关改革在短期内对企业成本和个人收入有较大影响,那么在收入和就业不确定的前提下,家庭消费将显著萎缩。在投资方面,苏健预计,2019年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将比去年同期增长5.4%。首先,在能力削减和结构调整的背景下,很难在2019年实现投资增长的大幅增长。其次,2019年社会保障和个人税改革的实施,导致企业短期成本的波动,从而影响企业的投资再生产。最后,环境保护和社会保障改革等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制约企业的投资。在贸易顺差和进一步缩小方面,张军预测,进出口增长率将分别从今年的11.3%和18.5%下降到明年的5.2%和6.3%。同期贸易顺差进一步缩小至3500亿美元,净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0.8%。贸易顺差正在缩小,明年全球流动性收紧也可能影响外国直接投资。外汇份额可能进一步缩水。为了避免基础货币因外汇份额减少而被动下滑,中央银行将继续降低基准,以维持国内流动性平衡。苏健对2019年进出口增长的预测分别为14.4%和6.2%。他说,中国居民消费结构正在逐步改善和升级,随着扩大进口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将共同促进2019年进口同比增长。苏说,总的来说,预计2019年进口的增长率将低于2018年,但贸易顺差将继续萎缩,2019年的贸易顺差预计为4000亿美元。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对第一财经表示,他预计,今年下半年贸易数据将显著下降,国内政策的复苏仍滞后于经济复苏。他预计,明年上半年将是中国经济运行困难的时期。因此,有必要降低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目标。6%左右的提法更符合底线思想,也能为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改革腾出空间。责任编辑:李峰